航班时刻市场化:打破权力寻租 民营航空受益

\
12月4日,民航局网站晚间发布消息:从明年开始,将在广州白云机场和上海浦东机场启动航班时刻资源市场配置改革试点工作。
根据民航局制定的《航班时刻资源市场配置改革试点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明年白云机场和浦东机场新增加的时刻中50%将试行市场配置,用于国内干支线客运飞行。
对于上述新增时刻,民航局在白云机场将试行“时刻拍卖”,而在浦东机场则试行“时刻抽签+使用费”的模式。另一大亮点在于,对于航空公司获得的时刻资源,民航局允许其通过次级市场进行交易。
和很多国家一样,中国民航的航班时刻完全由行政配置。但近年来航班时刻供需矛盾越发突出,成为权力寻租的“温床”。仅今年,民航局运输司等相关部门已有多人落马。
有资深行业观察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市场化试点逐步推开后,民营航空苦于国内干线没有好时刻的日子可能会逐步过去,尤其吉祥航空和春秋航空将明显受益。
  去除权力寻租空间
根据民航局有关人士透露,上述改革来自于其制定的《方案》,将于明年正式启动。
《方案》全文并未公开。但按照民航局的说法,试点先从白云机场和浦东机场推开,两大机场将各增加196个起飞/落地时刻。总共392个时刻中,50%将试行市场化配置,为国内干支线客运飞行,另外50%依旧按照行政配置,用于国际地区飞行。
按照去年《机场生产统计公报》,广州白云机场和浦东机场旅客吞吐量分别超过5478万人次和5168万人次,分别排在国内机场第二和第三位。
中国的航班时刻分配此前一直是行政配置,但近年来其弊端逐渐显现。一方面由于学习国外“祖母/祖父时刻”的分配方式,先成立的航空公司拥有时刻分配的优先权,后成立的航空公司始终处于劣势。
以京沪黄金航线为例,绝大部分的航班时刻,尤其出行时间较好的时刻都在三大航手中,后成立的航空公司能获得的时刻非常少,即使拿到时刻也多集中于清晨最早和深夜凌晨。
另一方面,由于一线机场的供需矛盾逐渐突出,这种行政分配的方式造成了越来越大的权力寻租空间。
民航局运输司是负责航线审批的部门,今年已经有国内运输处处长苏红、国际运输处处长魏洪和前运输司司长史博利三人被带走调查。与航班时刻协调密切相关的民航空管系统也有空管局局长助理刘德华等人被带走。
正因如此,此次民航局方面有负责人表示,此次改革试点一方面希望促进时刻公开公平配置,提高时刻使用效率,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进一步去除权力寻租的空间。
试点明年推开后,国内航空公司将有机会进行公平竞争。《方案》规定,参与试点的国内客运航空公司需取得中国民用航空规章121部认证,且在近2年内没有发生过航空器飞行事故,不区分所有制性质,不区分规模大小,均可平等参与。
在白云机场,航空公司可以参与“时刻拍卖”,而在浦东机场,航空公司可以通过“时刻抽签+使用费”的方式获得时刻。获得的时刻有三年使用权,不需要在换季时进行协调。
这些是初级市场的市场化配置方式。《方案》还允许航空公司获得时刻后继续在次级市场进行交易:对于以市场配置获得的时刻,在次级市场可以交换、转让、出租、出售;对于行政分配获得的时刻,在次级市场可以“一对一”原则交换,也就是航空公司间可用航线进行交换。
  民营航空将受益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旅客吞吐量排名第一的首都机场和排名第四的虹桥机场暂时没有参与市场化改革试点。
前述资深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记者表示,试点要从能挤出增量的大型机场入手,而首都机场和虹桥机场基本已经放不出时刻了。而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綦琦则认为,试点需要兼顾国内和国际航线,和浦东相比虹桥机场这方面并不占优势。
民航局方面强调,目前其他国家在航班时刻资源配置方面主要分为行政性分配和市场化配置,大部分采用前者,但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采用完全市场化的方式。
只有美国、英国等少数国家采用了市场化配置的做法。《方案》提出的拍卖、抽签以及允许二级市场交易等方式,正是学习了这些国家的经验。
市场化配置引入后,成本是否可能会转嫁给消费者?对此多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无需担心,一方面在于机票价格仍然有上限,另一方面以往为了时刻“走关系”也付出了很多隐形成本。有航空内部人士就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评价,至少现在能“明码标价”了。
对于民营航空公司来说,航班时刻按市场化配置显然是好事,其中在上海和广州有基地的春秋、吉祥可能明显受益。以吉祥旗下的九元航空为例,这家低成本航空以广州为基地,因与国有航空存在竞争关系,其最初设定的部分航线始终拿不到合适的时刻,最后只能放弃。
不过不止一家民营航空公司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市场配置到底怎么实施,还是要看《方案》的具体条款。
比如业内的一个担心是,如何保证市场配置的时刻得到有效利用?理论上,一些基础雄厚的航空公司可以用高价拍下时刻(或抽签拿到时刻后多出使用费),挤占小航空公司的生存空间。
民航局方面称,《方案》对市场配置的时刻有明确的使用规则,航空公司滥用后民航局可予以召回。此外,针对延误率的航班正常性管理的规定和惩戒措施,也将纳入市场配置时刻的使用考量范围。
换言之,通过拍卖和抽签获得航班时刻后,如果准点率不能达到要求,也有可能面临时刻被收回等处罚。

航班时刻市场化:打破权力寻租 民营航空受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