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拔空乘竟看泳装 “歪果仁”为何会震惊?

\
图:12月28日,2016“东方丽人”第十一届全国高校“模特·空乘”专业推介会举行
就在天寒地冻的12月,青岛举办了第十一届全国高校“模特·空乘”专业推介会。中国六十余所高校前来“选苗”,还是高中生的姑娘们身着三点式,不惧严寒参加推介会。既然是第十一届了,可见年轻姑娘们穿着性感三点泳装去参加准空姐秀,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空姐新人秀”、“中国空乘招募大赛”,诸如此类混杂着时尚、娱乐、商业炒作的活动层出不穷。吾等早已见怪不怪,然而西方媒体对此颇有微词,并表示模特和空姐扯上关系,“看不懂”。
每日邮报的标题是“女权主义被航企忘光了吗”。
文中说:“模特和空乘在其他国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职业,但是在中国,二者却是相似的。”
“在中国,空姐被要求“‘优雅、苗条、声音甜美、外露的皮肤上没有疤痕’。”
“在中国,许多航空公司对空乘的要求很高,而且空乘在航企竞争力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还有媒体直接用标题“中国的航空公司用性别歧视的标准选拔空乘”。
\
图:英国每日快报对“模特·空姐”推介会的报道
\
图:外媒称“中国航企用性别歧视的标准选空姐”
\
图:英国每日邮报对青岛“模特·空姐”推介会的报道
一贯要求“政治正确”的西方媒体把中国航企的空姐评选标准和形式扣上了“物化女性”、“性别歧视”等帽子,然而从评论中看,许多外国网友(目测都是男网友)却对此是“羡慕嫉妒恨”,毕竟“美”是吸引眼球的:“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啊”,“欧洲航企也应该采取这个标准啊,把那些胖子轰走!”“感谢中国航企还保持着这种选拔标准。”
尽管这几年航企的标准在放宽,空叔空嫂也越来越多,不过放眼全球,最重视空中服务人员的颜值以至达到“消费肉体”的国家,非中国莫属。
西方的空中服务人员的颜值、身材、年龄都无法和我国的相比。更不可能出现以“选美”标准来挑选空乘。别说美丑胖瘦了,一些公司对空乘身高的唯一要求是“伸手能够到行李架”。这是因为就业平等制度让企业处处小心,稍不留意就会涉嫌性别、外貌、年龄、种族歧视,遭到投诉甚至起诉(航空公司严格要求空姐的身高腰围样貌历史上也是有的,不过那是半个世纪以前的观念了)。
\
国外的空乘中大叔大妈爷爷奶奶更不在少数。在我国飞了30年的空乘退休绝对可以上新闻,而在美国、欧洲,飞了50多年,到70岁、80岁退休的也大有人在。这一方面和我国的退休制度有关,一方面也与职业的认同感、忠诚度,企业和社会对空乘的认知有关。在“年轻漂亮”的衡量尺下,在空姐、空少们干不了几年就会焦虑,想其他“出路”,而国外的老空乘却很享受自己的职业,一些航企高端舱位的还特意安排白发苍苍的“老人家”空乘,他们经验丰富,亲切自然,临危不惧,看得出仍然在享受这份工作。
\
图:83岁退休的罗恩·阿卡纳成为全球工作年头最长的空乘人员。
前段时间发生了东航国际航班客舱失压紧急下降的事件。客舱快速释压后飞机下降到规定的安全高度,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处置流程,却吓坏了一些空姐,网曝在整个事件处理过程中,旅客听到当班乘务员的尖叫和哭声。去年南航的发动机故障备降事件中,也有空姐“默默流泪、声音颤抖”吓傻乘客的报道。
从全球航空安全角度看,客舱失压、单发失效这类紧急事件其实时有发生,算不得什么大事,事件中的飞行员处置得十分得当,特情处置想必也是每个航空公司的必备科目,然而我们的空乘为什么就乱了阵脚?
尽管我们空乘的“颜值”让老外羡慕,但涉及飞行安全、人命关天的事情时,颜值和经验哪个更重要?就像姚永强机长在《面对航班特情,乘务员该不该哭?》一文中反思的,“我们对待安全是不是像对待服务那样重视?我们对待最珍贵的老员工、老教员、有经验的乘务长,是当做宝贵财富还是根本不在乎,因为总有新人进来,你不干想干的人大把。”
空姐之所以不唯美,最根本的原因是飞行安全的需要。空乘人员的第一职责是保证航班的安全、乘客的安全。
最后说一句,模特和空姐的职业推介会放在一起是无比荒谬的,前者的职业使命是美,而后者的肩上是沉甸甸的生命。(嵇晨頔)

选拔空乘竟看泳装 “歪果仁”为何会震惊?》有11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